• 社交賬號登錄

    社交賬號登錄

    0/34

    上傳頭像

    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

    頭像

    預覽

    忘記密碼

    設置新密碼

    “我不想以追求行政職級為目標,所以我回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 大慶故事①

    文化

    “我不想以追求行政職級為目標,所以我回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 大慶故事①

    龔方毅2019-10-30 08:27:08

    好奇心日報大慶故事系列將以口述的方式呈現,有時候,口述會有獨特的生命力。更多內容將在出版物中發布,目前正在籌備中。

    王強, 30 歲,父輩、祖輩以及他自己都(曾)是大慶油田職工。

    2009 年,在湖北一所省重點大學生物學本科畢業后,王強沒有直接回大慶簽約油田的工作。但在外找工作并不順利,最終他聽了家人的建議,回到了大慶,當起了最基層的采油工。

    這不是他想要的。

    十年打拼之后,王強因為身體原因(以及對油田體制的失望),主動要求從前線管理崗位退下,現在還在油田系統內,從事一份強度小、幾乎沒有績效考核的工作。利用業余和閑暇時間,他在為走出大慶努力,并計劃在一年內辭職。8 月的一天,我在號稱東三省最大的大慶萬達廣場讓胡路店見到了他。


    大慶可以簡單的分東城、西城。東城我們叫“新村”,那其實是個大的居住區。外地人聽到可能不太好理解,因為新村其實橫跨龍鳳區和薩爾圖區。西城就是讓胡路區。

    行政管轄上大慶約定俗成的一件事是新村地區主要歸市政府管,讓胡路區主要歸油田管。更具體點就是,直到兩三年前,西城這里的的供電、供水、供氣和物業都歸油公司。這所謂的“三供一業”,也是最近才開始改革,還不知道到哪一步了。

    這種“對抗”的例子還有很多。大慶兩所大學,石油學院和八一農墾,前者油田管,后者政府管,各自解決教育撥款、配套設施方面的報賬工作。醫院和社保體系也是。理論上像職工工傷鑒定、康復工作都是政府部門牽頭,但我們這里如果是油田職工出現相關問題,石油公司自己就把工傷鑒定做完了,再指派傷號去定點醫院,一套手續做完后再報備給政府。

    正常來說,肯定是地方政府比地方企業強,但大慶比較特殊,先有企業再有城市和政府??傊?,這幾十年來,油田和市政府一直分庭抗爭,各管各管的,都不喜歡對方插手。

    夜里的大慶讓胡路區。圖/龔方毅

    如果說誰有錢就更有權,我感覺一直到 2013、2014 年,可能還是油田的權力更大些。西城這片基本都住的油公司的人,他們待遇會比政府公務員那一批高一些。

    像 2012 年的時候,我發到手工資大概 4000 多元,中等偏上水平。年底還有大約 15000 左右的獎金。當時公務員大約 3000 多元,和我們一些技術工或者一些效益不太好的采油廠普通職工收入差不多。

    還有就是我們油田職工公積金繳存比例也比外面高。比如國內大部分企業都是員工和企業 1:1 繳存,但我們是員工按工資 8% 繳個人部分,企業按工資 12% 繳。這就比其他人多了。

    所以在大多數大慶父母的眼里,孩子只有去油公司或者做公務員,才算“有工作”,直到現在都是這樣。2014 年大慶石油管理局停止招工以后,這種觀念才稍稍有所轉變。但如果一個大慶當地人是上面兩種情況之一,他們談戀愛找外地人的話,父母還是會說,“找了個沒工作的對象”。

    另一個存在的現象是,有些有四五十歲的家長,他們相比前輩接觸更多外界的人、事,有了比較就知道大慶以后可能越來越差,但是很多早幾年退休的家長,在油田這么多年,一直到退休的時候發到手的工資都還可以,他們憑什么認為大慶不行?他們下意識的會繼續看好大慶,這可能是一種慣性思維。

    油田系統本身還得再分成油公司和管理局兩部分,油公司在中石油上市公司體系內,以經營產生盈利為目的。管理局就是油田的非上市業務,包括各種民生、后勤、保障單位,以及學校、醫院等機構。

    屬于油公司的那部分,采油廠是最前線的單位。中石油現在在大慶現在有個十二個采油廠,每個廠還要好幾個三級單位,比如油礦。除了這些,還有專門的公司負責勘探、開采、井下維修等等。像我就是在油廠下屬的一個油礦工作。

    大慶油田公司有一些油礦和氣礦在大慶市外,比如肇東市。它們的上級單位自然也是大慶外地分公司。但在一些重要人物被抓以前,當地的安監、發改委幾乎不來礦里查它們,可見它們的地位。后來幾個高管相繼出事,這幾年地方上才開始不定期巡查我們的外市單位。

    王強的工作現場之一。圖中特種車輛分別是洗井和補管線的時候用的。圖/王強

    大慶油田有很多散落在遠郊的油礦、氣礦。有些距離市區幾十甚至上百公里,驅車一小時才到。圖/龔方毅

    現在我已經在油田干了九年了。但其實一直想出去。

    2004 年念高三的時候,我可能每天晚上會看一篇衛斯里的短篇小說,那么會覺得自己思想上比同齡人前衛,自己應該走出去,想去南方多看看。父母感情不佳更是刺激了我想離開大慶。后來心儀的大學沒考上,補填志愿到了武漢,念生物科學。2005 年生物是熱門學科,好多高校擴招,等到 09 年畢業的時候,行業轉冷,校招都沒來幾個。

    挺無奈的,找了一圈發現能上的工作還不如回油田,我爸媽、爺爺奶奶都是油田的,我是符合招工條件的。再考慮父母年歲漸長,2009 年我就回來簽約了。

    我是從采油工開始做起的,挫敗感肯定有,第一個月工資到手一千六七。工作兩三年后漲到大約三千元。我一個朋友在油田下屬的消防醫院工作,月收入大概比我翻倍,她母親在大慶醫院,結果老人不愿意對外細說自己女兒的工作,覺得丟人,只說她在油田。

    這種事情大概也只有大慶有。太極端了。

    機構設置上一般是采油廠作為二級單位,下設礦區、地質、規劃等三級單位。采油廠一共有十二個,一廠、二廠時間比較久,他們的廠長行政級別提半格到副局級,其他采油廠廠長一般是正處級。整個油田系統里最低的干部行政級別是副股級,一般是礦區的小隊長,管五六十號人。大一點的小隊,一百多人那種,還分正副小隊長。

    像小隊長這種級別在我們這兒就挺有權力了。

    我就是那些小隊成員之一。日常工作職責范圍太大了,修、換磕頭機的零件、刷漆、除草掃雪等等,還有半夜抓偷油賊。前幾年聽說有個 88 年的同事晚上巡邏,第二天被人發現死在車里。想想挺后怕的。

    至于采油,磕頭機打到幾千米深的地下,采上來的油通過管道送到計量站,然后送到中轉站。中轉站接收以后會做簡單油水分離,再分配送到各個聯合站,在那里集中處理,全部工序完成后的油,我們才稱為原油。

    油井和水井。圖/王強
    油井井口。圖/王強

    這些年大慶油田采上來的油含水量已經很高了。最早那批會戰前輩來采油的時候,油井打到一半可能石油就冒出來了。隨著油層壓力逐漸變小,油井不再噴油,我們接著二次采油,就是注水,把油浮上來。如果這都不行,我們會三次采油,使用聚合物把油帶出來。但是三次以后,至少我認為油層可能難以再利用了。

    因為在外圍油廠,班車接送,每天上下班路上加起來三個小時。路上真的挺無聊的,不是看書就是睡覺。我們這兒班車是真浩浩蕩蕩。比如光我們廠就有五千多人,差不多五六十輛通勤車。

    但班車接送不是那種門到門的送,你得一級單位一級單位的轉車,最極端就是家到廠再到礦最后到小隊。日常工作一般七八個小時,然后輪流值班。有時候工作忙,我就睡隊里了。

    油廠的崗位分管理崗和工人崗。這個很容易理解,小隊長以上就是管理崗,其余都是工人崗。說這點是因為大慶人找對象更傾向于找管理崗的。剛工作那時候報紙中縫相親廣告還有很多人說希望是對方是管理崗。

    小隊待了三年半,我借調進機關,以工人崗的“身份”去做管理崗的事情。2013 年下半年,我成了管理崗一員。

    坦白說,能力和運氣俱在。家里人疏通了關系,讓我有機會借調,所在機關呢又正好空出來一個安監崗位。借調時候的上級比較賞識我,機緣巧合之下,我就填上了那個空檔。事后看,一整年我們機關就空了那么一個管理崗。

    從借調開始,那一年三百多個工作日我在單位住超過兩百六十多天。有一些同事和我差不多的工作狀態,我們管這種多加班、集中起來工作的安排叫做“會戰”。通常,當領導需要一些政績但又覺得產量不足、單位情況不好的時候,會要求會戰。還有一類就是我安監工作接觸到的,有人偷油。那么我們組織起來,晚上去打擊偷油的。

    冬天王強開車在巡井路上。圖/王強

    王強需要維護的設備之一。圖中分別市變壓器和油井,每臺變壓器供電一口或者一個平臺的油井。

    2017 年我提到了正股級,你可以理解為安監主任。職級升上去以后任務更繁重,工作節奏也更緊張。管理崗非會戰時期每四天值一次班,十多天不回家很正常。

    像開始說的,油田系統勢弱之后,油公司也在慢慢變化:它越來越像一個企業了,像一個真正的企業那樣,一把手的權力沒有那么大了。反腐敗運動也起到些幫助,只要實名舉報,政府反腐敗部門必須立案調查。

    但漸漸的,我想換個環境了。一線油田工作讓我對油田的信心遞減。我們一路從穩產 5000 萬噸原油二十幾年,到保持 4000 萬噸,再到現在可能都不提這類目標了。

    2008 年,中石油提出“大慶要 4000 萬噸穩產 20 年”的目標。2009 年,統計部門和油田部門宣布產量為 4000.0299 噸,剛剛超過目標線。年報公布后,中石油宣布,大慶 2010 年的總體思路是“優化產量結構,加大低成本產量在總產量中的比重。沒有效益的產量一噸也不要”。

    在我們內部,有的生產隊比如要求 30 萬噸,最后差個幾千噸可能從別的超標的生產隊平均一下。這涉及一系列行政問題。

    我的精神狀態也因此變得很差,并且對于整個油田體制產生了很大的質疑。像我前面說的,我一開始就不愿在油田,覺得自己還是有點想法,但因為時機的關系,自我感覺是犧牲了一些未來回大慶油田。中間運氣不錯受領導提拔。但這么多年打磨下來,我精神層面產生有很大的壓力:我不想和同齡人一樣以追求行政職級為目標,但身邊人、體制就是這樣,所以我回來到底是為了什么?

    再加上我身體出了些問題,我從一線崗位退了下來,還在油田有工作,但工作強度小很多?,F在已經在籌備離開大慶的事情了。我有同學在一家大型石油機械公司,看重我石油安監方面的背景,正邀請我過去。

    這次我要走出去。


    應采訪對象要求,王強為化名。

    題圖由作者拍攝。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专区,精品国产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东北女人毛多水多牲交视频,男女扒开双腿猛进入免费看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