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qy4ei"><kbd id="qy4ei"></kbd></optgroup>
<kbd id="qy4ei"><noscript id="qy4ei"></noscript></kbd>
  • <input id="qy4ei"></input>
  • Contact Us to Reach Chinese Companies Searching for Business Park Space in the United States
    三季度信托罰單盤點:重點關注事中、事后審查,最高罰沒566萬元……

    2021-10-01 瀏覽次數:16次

    2018年以來,信托行業監管逐步趨嚴,進入轉型發展期。這樣的趨勢在今年也得以延續。

    記者梳理發現,以罰單公告時間為統計口徑,今年第三季度,華澳國際信托(下稱“華澳信托”)被罰最多,罰沒金額共計566萬元;中泰信托、昆侖信托和中信信托等公司亦因相關違法違規事實收到罰單。

    而整體來看,四川信托在今年一季度因“十三宗罪”被罰3490萬元,是信托業內最大罰單。

    業內人士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資管新規過渡期即將結束,信托公司除了注重內控制度、業務操作流程合規外,還需要對業務本身的合規性、項目后期管理以及項目風險予以高度重視。

    “未來嚴監管將依然是主旋律,加強風險管理,依法合規經營將成為越來越多信托公司的訴求?!痹撊耸窟M一步指出。

    最高罰沒566萬元

    7月28日,上海銀保監局公布了對華澳信托的行政處罰信息,華澳信托被責令改正,并處罰沒款共計566萬元。

    上海銀保監局做出相關行政處罰的依據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五)項、《信托公司管理辦法》第六十條、《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第十六條、《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第五十一條。

    具體來看,華澳信托存在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有九項,分別為:2017年7月,該公司違規承諾信托本金和收益;2017年3月至2018年12月,該公司開展部分關聯交易未逐筆向監管機構事前報告;2018年和2019年,該公司未足額計提減值準備。

    2020年1月至6月,該公司部分信托計劃風險管控和后續管理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2020年3月,該公司某房地產信托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2018年7月,該公司發行分級信托計劃,對優先級份額認購者違規提供保本保收益安排。

    此外,2019年7月,該公司存在以貸收費;2019年8月,該公司違規引入非金融機構推介某信托計劃;2015年3月以來,該公司未妥善保存管理某信托計劃檔案資料。

    7月12日,上海銀保監局公布了一張對中泰信托的罰單,責令其改正,并處罰款150萬元。

    罰單顯示,中泰信托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案由)為2017年至2019年,該公司對委托推介機構監督管理嚴重不審慎;2018年至2019年,該公司未及時掌握某信托存續項目的風險變化狀況;2017年至2019年,該公司對某信托計劃未按規定進行信息披露。

    對相關人員給予警告

    7月14日,中國人民銀行寧波市中心支行對昆侖信托作出三項處罰,處罰原因為:

    根據行政處罰決定書文號:甬銀處罰字〔2021〕8號,昆侖信托因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被罰款20萬元。

    根據甬銀處罰字〔2021〕9號:周江天(時任昆侖信托總裁助理)對昆侖信托違法違規行為負有責任,因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被罰款1萬元。

    根據甬銀處罰字〔2021〕10號:邵偉(時任昆侖信托風險管理部經理)對昆侖信托違法違規行為負有責任,因未按照規定報送可疑交易報告,被罰款1萬元。

    8月24日,北京銀保監局公布了對中信信托的行政處罰信息。

    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十八條,責令中信信托改正,并給予50萬元罰款的行政處罰;對戴鑫棟給予警告。中信信托主要違法違規事實為信托資金違規用于繳納土地出讓價款。

    7月14日,無錫銀保監分局發布的行政處罰信息顯示,因徐春菁對國聯信托信托業務投前調查、投中審查、投后檢查不到位, 內控制度不完善負直接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條第(二)項,對其給予警告,罰款人民幣5萬元。

    行業規范更加嚴格

    整體來看,今年一季度,四川信托因“十三宗罪”被罰3490萬元,是信托業內最大罰單。那么,從今年相關罰單的內容上看,主要呈現出哪些特點?

    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處罰緣由來看,主要涉及在以往展業中,存在盡職調查流于形式、管理不到位情形,呈現出重點關注事中及事后審查的態勢。

    金樂函數信托分析師廖鶴凱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罰單的內容和時間上看,主要是過去5年內發生的不合規情況,與監管態勢的變化也有一定關系,可以追溯到2017年醞釀資管新規的時間點。

    “在凈值化、標品化轉型的當下,信托公司在開拓新業務市場的同時,更需要提升自身合規建設,與時俱進推進內部管理體系的改革升級以適應新時期的監管要求?!绷晰Q凱進一步指出,特別是在當下以改革為主旋律的政經環境下。

    “伴隨著資管新規落地,信托公司轉型需要投入更多的資源加強合規管理,把合規運營作為公司經營的最重要的事項之一,實時把握監管動態,對監管政策和監管精神充分理解,如有必要甚至在部分方向可以有預判性的提前規劃內控體系,以避免經營過程中違規事件的發生?!绷晰Q凱分析稱。

    “可以說,近5年來,監管力度不斷強化,處罰也不斷細化,處罰事項涉及到具體業務中去,專業度持續提升,呈現出常態化和系統化的特點?!绷晰Q凱告訴記者,可以預見今年以及之后,行業規范只會更加完善和嚴格,這也不只是針對信托,整個金融行業都是這樣的態勢。

    “對于信托公司來說,近年來管理制度快速豐富完善,嚴格監管會延續下去,更多的或許不是更嚴,而是執行的細化,以實際情況為導向,動態監管?!绷晰Q凱補充稱。

    打破依賴 嚴守底線

    2018年以來,信托行業監管逐步趨嚴,進入轉型發展期。

    記者采訪了解到,雖然從全行業來看,信托資產規模出現下降,但資產結構也有所優化,比如單一資金信托規模不斷下降,主動管理信托規模有所上升等。而信托資產結構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信托公司積極調整業務結構已取得一定的進展。

    “資管新規過渡期即將結束,信托公司除了注重內控制度、業務操作流程合規外,還需要對業務本身的合規性、項目后期管理以及項目風險予以高度重視。未來嚴監管將依然是主旋律,加強風險管理、依法合規經營將成為越來越多信托公司的訴求?!睅泧尭嬖V記者。

    回顧今年上半年工作,記者注意到,不少信托公司提到外部環境、合規經營和風險化解;而對于下半年的工作部署,打破路徑依賴、嚴守風險底線、推進新系統上線和進一步迭代升級則是重要的關鍵詞。

    對于下半年工作,中國外貿信托董事長李強指出,要深刻認識到轉型的緊迫性,深入研究信托行業的商業邏輯,依托信托制度優勢與公司的稟賦和資源,做好戰略“填空題”與“選擇題”。

    在李強看來,創新轉型就是要走出舒適區,打破固有風控思維模式和路徑依賴,但絕不能因為創新轉型就降低風控標準,而是要建設適應公司戰略轉型的風控能力。

    “要真正按照市場的規律開放激勵措施,鼓勵擔當作為,建立容錯糾錯的機制,打破條框限制,充分激發企業活力與動力?!崩顝娺M一步指出。

    光大信托的相關會議則對夯實信托業務收入,創新發展力促轉型;在確保流動性安全的前提下,多措并舉,提升固有業務對公司的收入貢獻;持續優化財富管理,主動謀求轉型升級,進一步擴大資金來源并有效降低成本,繼續認真落實集團部署等方面提出了要求。

    記者 | 吳林璞

    日本激情在线看免费观看,欧洲亚洲1卡二卡三卡2021,亚洲日韩精品欧美一区二区,久99久热爱精品免费视频37